浅谈“三会一课”制度化发展的历史


发布日期:2017-04-21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党建研究会字号:[ ]


党委组织部   

 

在《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中提到“严格党的组织生活制度”,其中第一条为坚持“三会一课”制度。三会一课,是指定期召开支部党员大会、支部委员会、党小组会,按时上好党课三会一课制度是党的基层支部长期坚持的重要制度,也是健全党的组织生活,严格党员管理,加强党员教育的重要制度。本文以党史上的制度文件为线索,回顾“三会一课”制度的形成与发展,仅为基层党组织落实好组织生活制度提供参考。

“三会一课”制度的起源。早在1847年,马克思、恩格斯草拟的《共产主义者同盟章程》中就对同盟的组织制度做出了规定,同盟的组织机构包括:支部、区部、总区部、中央委员会和代表大会。支部的组成至少三人至多二十人,每个支部选举主席和副主席各一人。活动方式为“支部、区部委员会以及中央委员会至少每两周开会一次”,“盟员至少每三个月同所属区部委员会联系一次”等。列宁在创立俄国社会民主工党时要求党员必须亲自参加党的一个组织,即必须编入党的一个支部或小组,并积极参加党的活动,参加党的会议,接受党的领导和监督。这是党的关于组织制度的最早渊源。

“三会一课”制度的最初确立。19227月党的二大通过的第一部党章对会议制度有了详细的规定:“凡有党员三人至五人均得成立一组,每组公推一人为组长,隶属地方支部”,“每星期由组长召集会议一次;各支部每月召集全体党员或组长会议一次;各地方由执行委员会每月召集各干部会议一次;每半年召集本地方全体党员或组长会议一次;各区每半年由执行委员会定期召集本区代表大会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每年由中央执行委员会定期召集一次”。从此,会议制度正式进入党章。1928年周恩来同志在谈到如何贯彻党的六大决议时对支部会议的内容提出要求:支部生活并不是仅仅开会听政治报告、交纳党费就算完事,最要紧的是讨论当地的政治问题、工作问题。

我党党课制度的最初文献和重要实践总结是1929年《古田会议决议》。当时由于革命队伍的扩大,党组织内加入了大量农民和小资产阶级出身的同志,由于当时环境险恶,战斗频发,部队得不到及时教育和调整,因此出现了极端民主化、重军事轻政治等非无产阶级思想。为了纠正这些错误的思想倾向,决议强调“红军党内最迫切的问题,要算是教育的问题”。要“从党内教育做起”,通过党报、简报、小组会、支部会、党员大会、政治讨论会、参加实际工作等教育方法,来解决“思想上建党”的问题。这是把党内会议制度和以“训练班” 等形式开展党课教育付诸实施的最早尝试。党中央在1931年、1932年、1940年通过若干决议和指示,根据当时斗争的形势对党内教育的内容做出规定,这些制度和要求,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党的思想统一和行动一致。

“三会一课”制度的曲折发展。新中国成立后,党的工作重点发生转变,怎样建设和发挥基层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是我党面临的一个崭新的课题。1955年中组部召开了第一次全国农村党的基层组织工作会议。会议指出:党在农村的基层组织,必须加强集体领导,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健全支部的民主生活。1956年党的八大通过的党章明确指出:党必须采取有效的办法发扬党内民主,鼓励一切党员、党的基层组织和地方组织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加强上下级之间的生动活泼的联系。1958年“大跃进”运动开始后,党的“三会一课”制度受到冲击。1962年召开的“七千人大会”,在反思党内民主生活基础上明确提出:“应该从加强党员的思想教育着手,使支部生活健全和活跃起来,切实改变许多基层组织长期不开小组会、不开支部大会、不上党课、党员不起作用等等组织涣散的现象。”会后全国各基层党组织积极响应,很快恢复三会一课制度。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发,“三会一课”制度受到破坏基本停止。

“三会一课”制度丰富与完善。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我们党恢复了正确的思想路线和组织路线,党的组织生活包括“三会一课”、民主生活会等逐步走向正常。1980年制定公布的《关于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明确要求:“每个党员不论职务高低,都必须编入党的一个组织,参加组织生活。各级党委或常委都应定期召开民主生活会,交流思想,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 19818月,中组部下发《关于进一步健全县以上领导干部生活会的通知》,第一次以党内文件的形式将领导班子民主生活会的时间、范围、内容、意义、目标等做出具体规定。从此,民主生活会开始真正走向制度化。党的十二大通过的党章对各级基层党组织召开会议的时间做了明确规定;十四大党章首次明确规定党员领导干部必须参加民主生活会;党的十六大以后,“三会一课”概念开始进入党的正式文件。200513日,中共中央发布《建立健全教育、制度、监督并重的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实施纲要》,明确提出要“善于运用‘三会一课’等传统教育手段在全党开展反腐倡廉教育”。

十八大以来“三会一课”制度的创新与发展。在新的历史条件下,随着经济、文化的飞速发展,党员的思想状况也发生了很大变化。这些新变化对加强基层组织建设提出了新挑战,对“三会一课”制度的内容和形式提出了新要求。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提出要严格党的组织生活制度,每个党员无论职务高低,都要参加党的组织生活,党组织要确保组织生活的经常、认真、严肃。会议内容要突出政治学习和教育,突出党性锻炼,坚决防止表面化、形式化、娱乐化、庸俗化。并要求领导干部要坚持讲党课。这是从严治党对“三会一课”制度内容和形式提出的新要求。作为基层组织开展活动的重要机制和载体,落实好“三会一课”制度已经成为加强基层党建工作的一项重要保障。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Copyright © 2016 中国农业大学版权所有